3月中国黄金ETF总持仓创历史新高

时间:2021.04.27 736 字号
中国经济2021年开局抢眼,第一季度GDP同比上涨18.3%。黄金递延交易的交易量大幅度下跌,而黄金ETF却创下历史新高,投资者已明显转向。随着销售淡季的到来,黄金实物需求又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3月,以美元计价的伦敦早盘金价(LBMA)和人民币计价的上海午盘金价(SHAUPM)分别下跌4.5%和3.2%。
  3月,Au(T+D)交易量同比大跌,但中国黄金ETF总持仓却创下新纪录。3月Au(T+D)月度累计交易量为836吨,尽管比2月回升了255吨,但较2020年同比减少3099吨;3月中国黄金ETF持有量增加5.3吨(约合19亿元人民币),达到72.4吨(约合258亿元人民币),创历史最高纪录。
  3月,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出库量环比和同比分别上升82%和104%。
  3月,上海-伦敦金价差进一步扩大至每盎司10.2美元,比2月高出每盎司3美元(月环比涨幅42%)。
  中国人民银行黄金储备仍为1948吨,占外汇总储备的3.2%。中国人民银行黄金储备自2019年9月以来一直保持不变。
  第二季度是中国黄金消费的淡季,4月份中国上游实物黄金需求可能面临挑战。
  3月,实际利率的上升继续对金价造成影响,主要地区的实际利率进一步攀升,这反映出主要市场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以及投资者对通胀上升的预期继续走高,同时也意味着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上升。我们的短期金价表现归因模型也表明,3月份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增加是导致金价疲软的主要原因。
  中国经济以强势的第一季度拉开了2021年序幕。在中国“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的第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达到18.3%,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国内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13.7%。虽然以上同比增幅是建立在2020年的低基数水平基础之上的,但以上两项数据仍分别比2019年第一季度高出10.3%和14.6%。通常而言,在一个经济增长强劲的环境中,黄金消费需求也将受益。

 
  尽管3月份的Au(T+D)交易量比照2月实现增长,但较2020年同期还是下跌了79%之多。3月份的交易天数比2月多,这也是交易量环比增长44%的主要原因;但以下两个主要因素则导致了该交易量的年度同比大降。
  本地金价波动率明显低于2020年3月,减少了Au(T+D)合约对短期交易者的吸引力;2020年此时正值疫情严重时期,黄金大涨占据了中国新闻头条,黄金Au(T+D)交易也随之蹿升。

 
  3月中国黄金ETF总持仓为72.4吨(约合人民币258亿元),比2月增加5.3吨(约合人民币19亿元)。该月中国的黄金ETF总持有量吨位数创下新纪录,而其资产管理规模则达到了历史第二高。

 
  动荡的股市仍是3月份中国黄金ETF持有量上升的主要原因。3月结束时沪深300股指下跌5.4%,并出现了自2020年8月以来的最高波动率。随着波动率的增长,黄金的百度搜索指数(衡量通过百度使用关键词“黄金”进行在线搜索的频率)同步上升,意味着潜在投资者对黄金的兴趣提升。
  3月份,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出库量为168吨,较2月环比增加75吨,较2020年同比增加85吨。3月中国上游实物黄金有望随着上游制造商的补库需求增加而出现反弹,与此同时,3月工作日多于2月,以及2020年同月的基数较低也都是3月出库量同环比均有显著反弹的主要因素。尽管第一季度的总出库量尚未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在我们最近对中国主要金饰商的走访中,发现他们对未来抱有乐观态度,主要源于以下因素:经济状况的改善以及国家对国内消费的刺激;疫情限制带来的旅行不便为黄金消费提供了潜在推动力;金价相比去年偏低。
  3月份,上海-伦敦金溢价进一步扩大至每盎司10.2美元,逐步接近每盎司11美元的2019年平均值。3月中国上游黄金需求回升,为本地金价的溢价提供支撑。国家统计局数据也显示,3月份中国的金银珠宝首饰零售额同比增长83%,比2019年第一季度高出18.7%。
  第二季度以及三季度前半期历来是中国黄金消费尤其是金饰销售的淡季,这不仅是因为温度的逐步上升导致消费者往往会选择较轻的金饰,还因为消费者的户外活动减少。这可能会对未来几个月中国的上游黄金需求造成消极影响。
(转载中国黄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