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决策者角度看美元

时间:2021.04.15 708 字号
  黄金的核心价值,是对抗资产贬值风险,而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类别资产是美元,所以,对于有兴趣投资黄金的人来说,当然不可以忽略美元。
  美国立国之始,美元并没有公信力,反之黄金及白银才是主流货币。由于内战,美国北方政府借助华尔街发债并发行军用美元以换取军需,自此开始,军需、农业经济、黄金存量与政府的还债能力逐渐为美元背书,而华尔街与美国政权的关系也由此而密不可分。
  19世纪的货币霸主是英镑,英镑是当时贸易、存底及避险主要货币,并拥有黄金背书。但由于欧洲与中亚板块的历史、政治、文化、贸易资源等因素,欧洲战乱不断。随着19世纪末的种族主义与军事革命升级,欧洲更出现大规模战乱,加速了对美国出口货物的需求,推动了人口及资金流入美国,当时美国的出口贸易跃升至全球第一,美元也开始具备挑战英镑的条件,拥有对冲英欧政治至金融资产风险的特性。
  美元兴起并不是一帆风顺,当时国际贸易以黄金支付,美国国库黄金大量流出,基于当时美国政府不具备印钞条件,政府忧虑增发货币带来货币贬值及通胀压力,造成货币存量不足与资金紧缩,华尔街等金融机构经常面对流动性不足压力,恶性循环则加速了黄金流出,打击美元。而美元与黄金的互动性,在这阶段进一步显现。
  事实上,即使美国出口经济带动,美元在缺乏公信力下自由浮动而失去持有诱因,美国国库黄金持续流失,则进一步打击美国政权及经济稳定性,而当时美国还没有中央银行,这种环境证明了自由主义只是一个浪漫神话。当时,美国银行家摩根献计,在欧洲卖出大量美债,换取黄金及英镑,并借入大量英镑,并借助欧洲及美国本土金买卖英镑及美元,构建及维持美元与英镑的汇率区间走廊,减少黄金流失,这是美国政府干预美元的初型,也是美联储成立前,美国政府如何运用华尔街稳定美元的公开操作。但为避免华尔街干扰美国政权,以及解决华尔街流动性不足的危机,美联储随之应运而生。从此,美元汇率的决定权落入政权之手。
  美联储成立后,美国的货币政策从过去的自由主义改为规划与干预主义,并通过一系列手段借助美元发挥影响力。当然,即使美国政权拥有干预及操控美元的能力,但也要顾及执政团体的理念及操守,并与环境配合。但作为投资者,则要有清晰的目光,不要盲目看基本面或价格现象,误会美元表现是完全反映基本面。
  随后的一战、二战、马歇尔计划与布雷顿森林体系,让美元拥有国际贸易与离岸流通特性。石化革命及粮食危机下,美元具备石油及粮食特性;新兴及亚洲金融危机后,美元具备央行存底属性。20世纪90年代后科技及金融市场革命,美元加强了投资属性。可见,美国政府通过一系列手段推动美元需求,诱使资金流入美国经济体系。然而,美元强弱并不完全反映美国本土的经济状况或前景,更大的关注点反而是当时环境下美国本土对美元强弱的需要。
  疫情尚未结束,美国需要大量进口物资,在这环境下,即使美国经济尚未复苏,负债屡创新高,强美元可以提升美国的购买力,并借势吸引资金流入。所以,从决策者角度,乐见美元在这一阶段强势。
  但需注意的是,若美国疫情真的结束,美元则再没有需要表现强势,因为疫情结束后,若要加速经济复苏,弱美元会比强美元有效。
  所以,从决策者角度出发,复苏的盘局不一定造成美元大升,这点虽然有别主流,但2016年后主流观点大部分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转载中国黄金网)